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林达:西班牙重生——左与右的握手  

2007-12-10 11:2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林达

佛朗哥用尽手段让西班牙免于成为世界大战的战场,使西班牙退到过去,稳定下来后,再重新以非常缓慢而谨慎的步子往前走。而苏亚雷兹领导的政治改革,是要从佛朗哥留下的旧体制转变成现代民主制。

先后退再前进的西班牙
        1975年11月20日,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逝世。从1936年起兵宣布成立政府,他以铁腕统治了西班牙将近四十年。
        佛朗哥是个习惯看到流血的军人,他也无疑是相信镇压的。据估计,在战后的镇压中丧生人数将近十万左右。根据共和派在内战中的行为思路,很难说,假如他们取胜的话,流血就会更少,差别只是另换一批人流血罢了。这就是西班牙的悲剧。
        西班牙内战结束五个月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佛朗哥的表现却出乎人们的意料。他拒绝和德意结盟,宣称西班牙在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佛朗哥用尽手段让西班牙免于成为世界大战的战场。对西班牙来说,这是能期待的最佳结果了。西班牙在战争中成为难民通道,使大量犹太人获救。佛朗哥的中立也间接协助了盟军。于是,战后盟国对待佛朗哥,就显得踌躇和意见分歧。
        若把历史比作一条从野蛮蒙昧缓缓走向开明的道路,那么,西班牙从封建君主制慢慢往前走的半路中,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左边是苏联,右边是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左右两边都争取西班牙走向他们一边,并且都冲进路口打起来。其实西班牙还有一个选择,在这条道路前端,有着温和的英美式的民主法治制度。可民主国家不可能跑来把西班牙往前拖,西班牙还没有发展到这个火候。历史进步的道路是一步步走来的。
        佛朗哥借助右边的德意,打跑了左边一方,却又没有跟着德意走。他的决定是往后退。于是西班牙退到过去,稳定下来后,再重新以非常缓慢而谨慎的步子往前走。不论是先前的“快速进步”、在十字路口的厮杀,还是佛朗哥后退的这个动作,都牺牲了无数西班牙人。历史大动荡面前,个人弱小而可怜。
        二战之后,西班牙曾被联合国决议封锁,可它没有自我封闭。西班牙1931年的外国游客是20万,1964年是1500万,相当于大半西班牙人口,1978年为3900万,相当于西班牙总人口。
        西班牙于1955年返回联合国,上世纪60年代开始经济起飞,对报刊检查开始放松,批评言论多起来,社会生活开始松动。可是,佛朗哥的独裁政治制度,仍然是它回到欧洲的最后一个障碍。在佛朗哥的最后岁月,滞后的政治制度到了关键转折点。

苏亚雷兹:可靠的接班人
        1975年11月20日,佛朗哥逝世,他的原班人马不动,只有佛朗哥生前指定的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是个新人。西班牙又站在一个新起点。在野反对派的反应,就是试图促进“民主突变”,在地下组织了广泛的示威罢工,打算和旧政权摊牌。巨大的张力仍在,一点也不轻松。八个月后,国王有了自己的权力。他选择年仅43岁的苏亚雷兹为新首相。
        苏亚雷兹一直就在佛朗哥体制内。他从参加青年组织开始,一步步爬上政坛。30岁出头,他就担任省长,后来担任官方电视台台长。佛朗哥去世那年,他是“民族运动”副秘书长,掌管意识形态。他当选没有引起体制内反弹,因为他被看成是可靠接班人。
        苏亚雷兹当电视台长时31岁,国王36岁,很有共同语言。他们能用年轻一代的眼光来看待社会变迁,确信制度改革是西班牙的唯一出路。苏亚雷兹领导政治改革,转变的关键是从一党制转为多党制,从法律上认可在野党的合法性,即政党合法化。怎样让保守派接受共产党的合法化,成为政治改革初期最困难的事情,很多人认为根本没有可能。苏亚雷兹的过人之处是,他能看到“可能性”,并且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可能成为现实。

独裁体制结束
        1976年下半年,西班牙政治改革起步,开始废除已经维持很久的高压政策。此刻最容易引发左右翼极端肇事。国王和苏亚雷兹分别派密使去法国会见流亡中的共产党领导人,承诺让共产党合法参与西班牙民主政治,条件是共产党不利用改革形势发动暴力革命。他们达成的协议和默契是临时的,必须抓紧实现承诺,否则对方会认为“你不仁,我也可以不义”。
        1976年9月8日,苏亚雷兹拜见西班牙军内最有势力的保守派将领,通报政治改革计划,主要是政党合法化。他告诉将军们,计划是国王同意的。这些人对共产党的结仇难消,最关心政党合法化是否包括共产党。苏亚雷兹回答将军们,以共产党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合法化。这让将军们放下心来,他们承诺支持苏亚雷兹的政治改革。两天后,苏亚雷兹主持内阁讨论政治改革法案,军人阁员没有反对。
        1976年10月8日,佛朗哥留下的西班牙国会,对苏亚雷兹提交的政治改革法表决,425票赞成,15票反对,13票弃权。这也体现了议员们的勇气,他们知道,旧国会是在签下自己的死刑执行书。苏亚雷兹的判断得到证实,旧体制自身启动改革,而不是由外界政治反对派来推翻,是可能的。
        1976年12月16日,西班牙为政治改革法举行全民公投,78%的选民参加,其中高达94.2%的人投票赞同。按计划半年后,所有国会议员将由全民选举产生。佛朗哥留下的权力结构即将寿终正寝。体制内外的政治家都开始组党,投入选举前的竞选活动,权力来源将发生180度转变,以后是民众选票来决定权力分配了。这一转变意味着政治游戏规则的根本变化。可是,此刻的共产党还没有合法地位,还是地下非法组织。
        1977年2月27日,苏亚雷兹和共产党总书记卡利约举行了长达八小时的密谈,达成协议。苏亚雷兹要求共产党先从改变自身做起,要共产党公开宣布,承认君主制,采纳王室旗帜,放弃暴力革命,遵从法律和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在这个前提下,苏亚雷兹承诺尽快宣布共产党合法化,让共产党参与即将到来的大选。
        1977年4月的一个周末,西班牙政府宣布,西班牙共产党合法化,流亡国外38年的领袖们回到西班牙,参与了6月举行的第一次大选,取得9.2%的选票,在议会中得到20席。苏亚雷兹本人,率中间偏右的多党联盟,成为国会最大党,继任西班牙首相。独裁体制正式结束,但这只是民主转型的第一步。

何塞·路易斯之夜
        第一次大选成功后,还有一系列制度建设步骤要走,其中包括制定一部新宪法,在法律上确立民主制度。新宪法必须回答一系列既涉及国体政体,又牵涉千家万户生活的问题,比如君主立宪制中的王室地位,国家权力的分布,经济体制,劳工关系,宗教,婚姻,家庭制度,区域自治和独立等等。正是这些问题在西班牙近代史上引出过交错纠缠的麻烦。四十年前,就是这些问题的分歧,令左右两翼众多党派和工会组织,都坚持自己的主张才是唯一正确的,各不相让,引致暴力冲突,滑向内战深渊。现在,西班牙左右各政党赞同的只是政治改革的必然,面对具体问题仍然分歧多多。制定新宪法,就是要对这些具体分歧达成妥协共识。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后,整个国家突然减压,出现了一些社会问题。民主改革第一步后出现经济危机,几乎是20世纪后期民主转型的一种规律性现象。有大变革带来的新旧衔接问题,也有改革前已有经济隐患的滞后发作。当时西班牙通货膨胀,原材料价格上涨,失业率上升,福利保障制度不良,人民生活水平下降。通货膨胀率在15%以上居高不下,失业率比1973年增加两倍半。民主改革并不能承诺立即改善经济,可是对政治改革抱着希望的民众,首先是对经济和生活抱着希望。如果随后的经济表现和期望相反,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认为,是政治改革搞坏了经济。如果困惑怀疑持久下去,政治改革仍然有可能中途夭折,仍然会有人出来,呼吁民众拥护旧的秩序,拥戴强权出来整治经济。
        苏亚雷兹面对经济困难,仍然坚定推行政治改革计划。他非常清楚他手里的有利条件是什么。那就是:西班牙各政党经历了四十年前的内战,痛定思痛,具备了共同的核心价值。这一点,和历史上的西班牙是完全不同的。苏亚雷兹只要说服为数不多的各反对党的领袖,就等于说服了各阶层的民众。而面对面的谈话,苏亚雷兹是一个天才。西班牙各政党领袖之间,经常进行极具个人色彩的谈话。这样的私下面谈,有段时间经常借马德里一家叫做“何塞·路易斯”的饭店进行。桌上没有笔记本,只有葡萄酒,周围没有秘书,只有饭店的侍者。这样的面谈经常通宵达旦。于是,这种政治沟通方式有个浪漫的名字,叫做“何塞·路易斯之夜”。
        1977年9月,是第一次大选后经济危机趋重的时刻。一天,首相苏亚雷兹邀请各大政党的九位领袖,住进首相官邸蒙克罗阿宫,讨论国家经济问题。最后他们就经济、政治政策达成一致意见。10月21日,他们发表了长达40页的文件,各党派的31个代表在文件上签字,被称为蒙克罗阿盟约。苏亚雷兹代表执政方,承诺国家更多干预经济,控制工资水平,提高退休金30%,将失业福利提高到最低工资水平,增加教育投入,改善城市住房,控制城市土地投机,实行农村土地改革,等等。而社会党和共产党等在野方承诺,说服民众承担经济困难的负担,不恶意利用经济困难来给政府制造麻烦,获取反对党的政治利益。
        一个政党和它的政治家,有正派和不正派之分。不正派的政党会盼着对方犯错出事、经济恶化,盼着对方让老百姓过得苦不堪言。对方让老百姓越苦,自己的机会越大。而正派的政党、政治家会真正以民众利益为重,在国家面临困难的关头,不顾自己眼前的机会,而协助自己的对手挽救国家的危机。这次危机考验了西班牙左右不同立场的政党。

西班牙的新生
        起草新宪法是更为艰难的讨论,多次到达分裂边缘。渐渐地,中间观点占了上风,左右两翼的激进观点被边缘化。人们开始意识到,只有各让一步,走中间路线,才可能达成一致,坚持激进观点则永无出路。
经过148小时的议会辩论,总计1342次演讲,议会宪政委员会终于在1978年6月20日签字,完成了宪法文本。10月31日,议会以压倒多数通过了宪法。12月6日,西班牙再次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68%的选民参加投票,其中只有7.2%投了反对票。12月27日,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签署宪法。西班牙君主立宪的民主体制,在佛朗哥死后两年,终于正式确立。
        1981年2月23日,国会为通过临时首相的任命举行投票,电视对全国实况转播。突然冲进来一批军人,朝天花板开枪,命令议员们趴在地板上。这是几个保守军官领导的一次军事政变。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下,议员们惊恐地趴在地板上。只有两个人面对士兵的枪口,端坐在座位上纹丝不动。一个是老资格的共产党总书记卡利约,另一个就是文质彬彬的首相苏亚雷兹。
        这次政变,在国王的亲自干预下化解。苏亚雷兹面对政变士兵毫无惧色的尊严姿态,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此后,苏亚雷兹渐渐地淡出西班牙政治舞台。西班牙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进行的和平政治改革,使西班牙真正获得新生。历史不会忘记,苏亚雷兹和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等西班牙政治领袖一起,创造了二十世纪世界政治史上的一个奇迹。  H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