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盛七小姐打官司  

2008-01-23 13:3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亮

 

挑战数千年女子无权的习俗,天文数字的财产纠纷,缠绵的豪门恩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案子都能激发最麻木的神经末梢。

 

  盛七小姐,本名盛爱颐,是清末首富盛宣怀的第七个女儿。盛宣怀官做得大,以帮助李鸿章办理“文案”起家,至辛亥清朝覆亡时已经官居邮传部尚书,生意做得更大。他办洋务40年,创造了11项中国第一:第一家民用航运企业——轮船招商局;第一家电讯企业——天津电报局;第一个近代银行——中国通商银行……

 

一笔糊涂账

      盛宣怀究竟有多少钱,在那个家国不分、产权极度不清晰的时代,是搞不清楚的。又因为是身为邮传部尚书的盛宣怀建议清廷将铁路收归国有,从而激起了四川大规模的保路运动,而清政府调湖北新军入川镇压,导致武汉空虚,间接促成了武昌起义的爆发和迅猛进展。因此摄政王载沣迁怒于盛宣怀,迫使他远避日本,清政府乘机将其财产收归国有。清帝逊位后,盛宣怀想方设法讨好袁世凯,请同时作为他和袁世凯亲家的孙宝琦(曾两任国务总理)居中调停,最后终于获得大部分财产的发还。

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经过这一翻折腾,就更加糊涂了。到盛宣怀临死时,没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少钱。盛大老爷也爽快,遗嘱将家产分为两半,一半给五个儿子(二、六、八子早夭,长子昌颐已死,以其子毓常为代表,三子同颐已死,以其子毓邮为代表),另一半用以设立愚斋义庄,救济盛氏贫苦人家和从事社会慈善事业。

拿着一个百分比,这家怎么分?还好有钱好办事,盛家请出盛宣怀的伯乐和老上级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出面主持清理家产。在李的安排下,盛氏财产清理处经过两年半的核算,终于认定截至19201月,盛氏财产为白银1160万两。按盛宣怀遗命,盛氏五房得遗产580万两,每房各得116万两,另580万两用于设立愚斋义庄。义庄财产四成用于慈善,六成为盛氏公用,在使用方法上有一条原则,即“动息不动本”,任何时候只准取用利息,本金永远不许动。

这块580万两的肥肉引起了各方的争夺。

 

盛七小姐的一纸诉状

192734月,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为筹措军费,南京政府开始打那些在上海作寓公的前清遗老们的主意。盛氏家族富甲天下,树大招风,自然首先被盯上。果然,江苏省政府发出通告,命令把愚斋义庄财产的四成上缴国库,充作军需。面对打着革命旗号的枪杆子,盛氏家族没有办法,只得乖乖上缴。但他们也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那就是把余下的六成分给五房,解散义庄,免得以后再节外生枝。但是,盛氏叔侄没有想到的是:时代变了,分家已不单单是男人们之间的事。

原来国民党在1926年的“二大”上通过了一个“妇女运动决议案”,提出了“反对司法机关对于男女不平等的判决”“女子应有财产权和继承权”等原则。

正是根据这份“决议案”,19286月,盛七小姐将一纸诉状递到上海公共租界临时法院,起诉她的三个兄弟(恩颐、重颐、升颐)和两个侄子(毓常、毓邮),认为他们把收回的义庄财产只分为五份是不对的,而应分为七份(爱颐的妹妹、八小姐方颐此时亦未出嫁),她自己应该得到其中一份。

七小姐的理由很简单,也很明确:

被告兄弟叔侄,于本年三月间,将义庄财产之六成,约合三百五十万两,按五房平均分析,经董事会呈请钧院给予过户,而于原告应得之权利,竟置之不顾,不思在此党治之下,法律上以男女平等为原则,国民党对内政策第十二条业已确认,而最高法院迭次解释,亦根据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妇女运动决议案,明确未出嫁之女子,有与同胞兄弟同等继承财产之权。

七小姐的诉状一出,全国为之瞩目。因为“女子要求男女平等之财产继承权,此尚为第一起,影响全国女同胞之幸福,关系甚巨”,而七小姐本人的明星效应,在其中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申报》报道:“盛女士为国民党老党员,对于革命工作,曾迭次参与机要,先总理在日,甚为重视,又与宋氏姐妹相知甚深,故此次提起诉讼,各方均表同情。”其实七小姐不仅与宋氏姐妹相知甚深,与宋氏姐妹的兄弟,汉冶萍公司总经理、四哥盛恩颐的秘书,自己的英文教师宋子文之间还有一段情呢。

挑战数千年女子无权的习俗、天文数字的财产纠纷、缠绵的豪门恩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案子都能激发最麻木的神经末梢。

果然,开庭当日,法庭内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其中尤以法律界人士特别引人注目。当时上海著名律师江一平、詹纪凤等均到场旁听。盛氏兄妹倒没有亲临现场,只是各自委托律师为自己辩护。因为此时国民党统治上海已有一年多,一般民众对于七小姐诉状所依据的“妇女运动决议案”等皆已有所了解,因此以盛恩颐为代表的被告一方很快便承认了未婚女儿继承财产的权利,辩论转而以义庄究竟是谁的财产为中心进行拉锯。

被告一方坚持认为他们五房作为盛宣怀的继承人,在1916年盛去世时继承了他的全部遗产,其中包括已经分配的一半财产,也包括义庄。因此当他们分配义庄的六成财产时,他们并不是在分配盛宣怀的遗产,而是在分配早就属于他们的自己的财产。因为1916年国民党的政策尚未出台,且国民党也尚未统治上海,未婚女儿没有继承父亲财产的权利,所以七小姐对义庄财产没有任何权利,正像她对父亲的其他遗产没有权利一样。

但法庭支持七小姐的看法,认为盛氏叔侄不是义庄的共同所有者。既然盛宣怀临死时明确把一半财产划出,不给五房分配而是建立义庄,就证明义庄财产不在继承之列。义庄成立后,其本身即是一个财团法人,义庄所有财产归该财团法人所有,而不是归盛氏兄弟所有。如今既然中央政府以特别的行政决定解散义庄,被告才可能对义庄财产提出要求。但是这个行政决定只是说解散义庄并将财产归还盛家,却并没有说在盛家兄妹间如何分配,因此分配办法必须由法庭根据现行法律来决定。

根据法律,法庭认为七小姐拥有与她的兄弟和侄子一样的权利,并于19289月下旬判决将义庄财产分为七份,七小姐应得其中一份,计白银50万两。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起女儿赢得继承权的案例。它为宣传男女平等、争取女性的独立与解放打响了实质性的第一枪。广大的妇女同胞们开始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受该判决鼓舞,盛家八小姐在判决下达的几周后提出同样的诉讼,并得到同样的判决,分得义庄财产的七分之一。H

 

 

先锋《国家历史》2007年9月下旬刊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先锋《国家历史》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ojialishi

欢迎加入《国家历史》博客圈:http://q.blog.sina.com.cn/lishiblog

《国家历史》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guojialishi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