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生与死  

2008-06-06 16:10:30|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历史》六月上 >> 封面故事《我的家乡在地震》 >> 
  
  最后的生与死
 

  ■本刊记者 郑褚
  


  5月15日中午,我再度来到北川县城。
  从14日下午3点多离开北川到此刻,北川在这一天里发生的变化令人惊奇。推土机推出了两个大停车场,从任家坪到县城的简易道路也修通了,照这个进度,大型挖掘机和推土机最快当天下午就可以开进县城。
  县城没有被淹,相反这里变得热闹起来,大队前几天撤离的村民经过县城,赶回自己的老家,我直接赶去了曲山小学,压着范泉燕的预制板已经被撬开了,下面只剩下我昨天递给她那个矿泉水瓶。问现场救援人员,他们说范泉燕的父亲是昨天下午回来的,14日晚上7点,眼看水库决堤是一个传言,来自云南的救援队返回了县城,在茅坝小学,他们帮助范泉燕的父亲挖掘,十点左右范泉燕被救出,可是大约只过了10分钟她就停止了呼吸,医生说,早救3个小时的话,这孩子肯定就活了。

北川老县城救援现场 图/郑褚


  这支云南的救援队在现场挖到夜里11点,救出了两名学生。15日早上他们再次回到现场,一名队员告诉我,曲山小学废墟底下,塌陷的教室里形成一个甬道,这里还剩下的最后4名学生。其中一个学生的腿被卡住,不把他救出来,最里面那三个学生也没法救,而里面那三个学生的声音也很微弱了。
  救援人员一边施救,一边和孩子说话缓和他们的情绪,孩子和救援者已经很熟悉了,我在教室侧面听到他们的对话:
  “你现在腿还疼吗?”
  “比昨天还疼了。”
  “我们马上就把你救出来了,里面除了他们三个还有没有人?”
  “你把我救出来我就告诉你。”
  这时,医生把这名救援人员叫到一边,说了几句,我听见救援人员说“不行,我做不到”,医生说,“他这条腿肯定保不住了,你只负责锯腿,放心把命交给我”,救援人员还是说,“我做不到”,医生生气了,说,“我自己下去锯,你帮我按着就行了”。
  孩子的父亲也已经在手术书上签字了,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孩子拖着一只腿从废墟中被抱出来,送上了担架。
  按说剩下的三个孩子很好救,可是我们一直等到天黑,仍然没有救出人来。原来里面的三个孩子已经不能自己爬出来,必须要救援人员扩大甬道,爬进去抱他们出来。
  一位医生告诉我,15号是救援最繁忙的一天,因为16号天亮以后,离地震发生已经80多个小时,受困人员存活的几率就非常小了,也就是说,救援工作将走向结束。
  这之后,就是给震区防疫,消毒,掩埋尸体,震区这些危楼,大概都会用定向爆破炸掉以免危险,因为这里虽然不可能重建县城了,但是公路还是要继续使用。公路两侧的县城会变成草坪和树林,或许还会有一间地震灾害纪念馆,里面展出这些天拍到的照片。
  换句话说,北川这座城市的历史已经结束,这里的所有过去,都将变成一段无处凭吊的历史。
  清晨5点,最后3个孩子也被救了出来。救援队员一片欢呼,医生们也受其感染,以危楼为背景,与人合影留念。我也拍下几张照片,作为和这个城市最后的纪念。 H
  
  
  
  先锋《国家历史》2008年6月上 
  《国家历史》淘宝网店:
http://shop35822059.taobao.com

  评论这张
 
阅读(28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