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释比   

2008-08-22 16:50:43|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曦 唐建光
  
  一个释比就是一部羌族史,即使没有地震,已经消逝的释比和日益稀少的继承人,正在使羌人的文化和记忆,一环环地断掉。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羌区最有名的释比之一余明海,

老人生于1912年,2006年11月底已去世。 图/焦虎三
  

 

 


  择吉父名择比波,
  择吉母名择姐珠,
  择吉本是天上降,
  将生日兹若波地。
  择吉出世颇不凡,
  耳聪目明心灵便,
  一岁冲乳在母怀,
  二岁嬉戏父臂怀,
  三岁火塘弄火铲,
  四岁帮母忙炊烟。
  五岁盘梯登高楼,
  背筐背筛到房顶。
  六岁杨叉作武器,
  柴禾棍子作刀枪。
  七岁坡地看牛羊,
  八岁高地种青稞。
  地址不清难分辨,
  移动界桩起纠纷。
  九岁上山砍柴禾,
  跨坡岩滑全不怕。
  择吉十二袭官职,
  十三敢于天地斗。
  十四岁上战恶水,
  十五岁时斗家神。
  十六岁时学释比,
  师傅指点拨迷津。
  诸般武艺都学会,
  从此顶天又立地。
  ——羌诗?《择吉波格》唱段
  
  这是羌族一首流传千年的诗歌,唤做择吉波格的男子,智勇双全、仁义并重。而学习如何成为一名释比是他融会贯通、成为全才的最后一道关卡。释比在羌人心中的影像,就是拥有着这样超凡的能力和崇高的地位。
  5月15日,高荣金登上自行车,独自前往汶川县城十余公里外的萝卜寨,寻访那里释比的下落。
  高荣金是汶川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据震前统计,汶川县有三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羌绣、羌年、羊皮鼓舞。他必须尽快弄清这些的损失情况。
  但他更为关注的是人,“人在,文化就在”,他说。在没有文字的羌人中,千年来,释比就是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者,是羌族文化的百科全书。据震前阿坝师专陈兴龙等人的统计,阿坝羌区现仅有释比48人。高荣金必须把他们一一查证并登记在册。
  他的第一站是萝卜寨,那里不仅有世界海拔最高且最为壮观的黄泥建筑,还有5位释比。其中两位是本寨人,三位是从汶川龙溪乡请去的。
  他出了县城,仅走到雁门,不断的余震就将他截住了。次日,他改道去了县城十余公里外的绵池镇羌锋村,确认了村里唯一的释比王治升尚安好。
  两天后,他再一次骑自行车来到雁门,把自行车放于当地的老乡处,然后翻过雁门,攀援寨门的小路,到达萝卜寨后,见到了来自龙溪的两位释比朱光亮和余世荣。
  高荣金必须找到名单上的每一个释比,确认他们的安全与生活无虞。但还是有不好的消息传来,萝卜寨的张富良,龙溪乡阿尔村巴夺寨的余明山,加上茂县的一位释比,已有3位释比在地震中故去。
  据中央民族大学博士阮宝娣的调查,震前所存的40多位释比中,只有很少部分精通释比唱经、法术、咒语、占卜等全部释比内容,并通过“解卦”成为真正的释比。从这个角度来看,羌族地区真正的释比不超过15人。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在阮宝娣所调查的这15人中,有两人已于近年去世,加上地震的损失,释比越来越凋零了。

释比的法器:羊皮鼓、司刀、铜铃、鹰爪、独角、皮鼓肚、铁筷等。 图/焦虎三
  

 

  人神之间 
  
  羌语中的“释比”,在羌族地区的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称谓和解释,例如“诗卓”、“比”、“许”等,而在汉化地区则称其为“端公”。学者对释比的解释各有说法,或谓祭司、萨满、巫师。
  大禹被认为是羌人的始祖,他也可能是羌人的第一个释比。著名神话学家袁珂先生曾言:假如“禹兴于西羌”(《史记?六国年表》),“禹家于西羌,地曰石纽”(《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这类传说是有某些根据而不是无稽妄谈的话,那么传说中的禹,就是羌族中第一个酋长而兼巫师的人物。袁坷先生进一步推测,他将羌族释比作法事的时候“多效禹步”,即仪式过程中,一边唱经典,一边以禹步舞蹈来请神灵,作为禹是古羌酋长兼巫师的例证。
  在古羌部落中,酋长一方面执掌部落行政、军事、生产等行政事务,另一方面也主持着羌部落中的一切祭祀礼仪婚丧嫁娶活动。
  则早期的释比,既管人事,也通神事。事实上,一直到近代,一些释比也兼作村寨的头人,而到民国时则兼作保长。1949年以后,虽然释比不能再公开做法事,但一些村寨的干部,仍是由释比担任。
  释比平时是普通农民,住在家中,下田劳作;但是当他们受邀外出,戴上法帽,穿起法衣,拿起法器帮法事时,就是羌人眼中的神或祭司的化身和代表。四川大学的钱安靖认为,“巫师是人与神鬼之间的特殊人物,平时为人,降神时为神,亦人亦神,一身二任。”
  古代羌族信奉以天地日月、山川树石为神的原始崇拜和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因此自古以来,祭祀、驱邪解厄、占卜问事等一系列仪礼和民族习俗在羌区普遍存在。祭山、还愿、看病、驱鬼、安神、除秽、招魂、消灾,均需由释比主持或主导,此外修房造屋、男女合婚、新生儿命名、超度亡灵等,均必请释比前来主持。
  没有文字的羌人中,释比所精通的释比唱经,以传说或神话的形式,浓缩了几千年民族记忆。而他们羌人的宗教典籍、法事技艺、天文知识、医药知识等等,也是通过释比,世代口口相传的。
  在这个意义上讲,释比是羌文化的核心传承者,掌握着民族的遗传密码。他们的故去,意味着羌文化传承链的某一段的断裂。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2005年8月10日,阿尔村的祭山会上,释比们跳的法事舞蹈——“皮鼓舞”。 图/焦虎三


  羌人谷之忧
  
  74岁的朱光亮和60岁余世荣,都来自龙溪乡阿尔村巴夺组。龙溪位于汶川县西北杂谷脑河东岸的龙溪沟内,西连理县桃坪乡东、西北两面与茂县接壤。这里的9个村,500多人,居于龙溪沟两侧海拔1500米至2800米的高山上,绝大多数都是羌族。因山高沟深,这里的羌文化保存得较为原始。在地震前,汶川县曾规划将此打造成为一个将羌文化保护与旅游结合起来的“羌人谷”。
  龙溪因释比聚集而著名。阿尔村的巴夺寨位于龙溪的最深处,寨前立着一块石碑“释比文化传承地”。汶川文旅局的官员说,相较于茂县等其他羌区,释比文化是汶川的特色。仅在龙溪乡,由政府登记在册的释比19人,其中巴夺就有9人。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正因声名远扬,几位来自龙溪的释比,被聘请到萝卜寨表演。余世荣说,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主持篝火晚会,或为客人表演一些羌族歌舞。身为释比,他们对于异文化的客人,拥有足够的神秘感。但释比们从不向客人表演那些“通灵”的法事,失去了神圣性,“法术”也就不灵了。

 

释比“下油锅”。 图/余茂智

 


  相较于阿尔村的其他释比,余世荣等的收入或许是不错的。此刻,龙溪乡那些在外人眼里颇为神秘的释比,大部分正聚居在岷江河畔汶川县城下游18公里一个叫板桥村的地方。
  在地震中,山高谷深的龙溪受难深重,多数建筑不能居住,多数耕地毁失。6月18日前,五千乡民在大雨来临之前被转移到岷江河谷的板桥村紧急避险。
  在临时安置点的蓝色帐篷前,75岁的释比朱兴德坐在帐篷前说,紧急撤离前,他没有忘记带上自己神棍和猴皮帽,但还有一大包法器,没能带下来。
  朱兴德来自直台村,是悬于2700米高山上的一座村寨,从龙溪沟底往上望去,一条细细的白线在70度的山崖蜿蜒而上,那里曾是直台刚修好的公路,共10.2公里,却有24个弯。这是直台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却在地震中毁掉。
  身为释比,朱兴德可以为同胞们避邪祛病,眼下却为寨子的未来担忧。公路毁了,水源断了,家还能不能回,未来的生计如何依靠?
  不做法事的时候,释比就是普通农人,同样要种地为生。在龙溪,种土豆、玉米、花椒,或是挖虫草是主要的传统经济来源。而在成都平原的秋淡季节,此地种植的蔬菜正好应季。卖掉蔬菜,买回次年一年的粮食,生活也就安稳了。但地震后,村民们仓惶搬出,牛羊放了,田地里野草已与蔬菜齐高,明年的粮食从何而来,是眼下朱兴德最为惴惴的心事。
  虽然在村人中威望颇高,但即使在平时,释比也有生计之虞。释比并不是职业巫师,他们主要靠务农为生,通常来说,给人做法事也会有一些报酬,但多少随主人给,并不计较。朱兴德说,很多年前,人们请释比主持仪式,会准备一柱香、一升玉米或大米、一个刀头(猪肉)、一瓶酒,称为“香花升斗,刀头敬酒”,以前另有120个小钱(铜板),后来是一块二毛钱。
  这点酬谢,以前或是一笔过得去的收入,但在眼下,却无补于事了。因此,释比虽颇受尊重,但巴夺村年轻的释比学习者杨俊清说,很多释比家境还不如一般人家。
  对于这一切,相信万事皆有因果的羌人有自己的解释。席格村的释比坐在帐篷前,抚摸着他的膝盖,他这里有伤,腿脚并不利索,是过去为队里放羊时弄伤的。他告诉我们,做释比的人总是不健全,或者说不完美,因为释比知道和要做的事情太多,上天总会拿走些什么作为代价。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释比朱光亮、马成德、马永清。 图/焦虎三


  最后的释比
  
  不过,释比们遭受的厄难,并不仅是他个人的,而是属于整个羌族。即使没有地震,后继乏人也是释比传承面临的最大危险。
  释比均是通过父子或师徒相传,多为世家。今年34岁的杨俊清早先师从外公余明海,2006年11月去世的余明海,时年94岁,是羌区最富盛名的释比之一。在这个家族,余明海的弟弟、儿子、女婿、孙子均是释比,最年轻者是26岁的孙子余正国。
  余正国或许是个特例,通常来说,徒弟们需要到五六十岁才能正式成为释比。
  杨俊清从十几岁开始跟外公学习。一般来说,年轻人通常是从十三四岁开始学习,陈兴龙称之为“童子功”,这是因为释比经典主要靠强记硬背,始于少年才能终身不忘。因此,通常来说,选择释比弟子的标准是记忆力好、为人正直,后者是为了防止法术落入不肖之徒手中被滥用。
  杨俊清是从20多岁开始正式学释比的,按他的说法,这是因为法力可能损及生育,因此通常需在结婚生子后才能正式拜师学艺。
  而传授的方法,通常是在师傅做法事时,弟子在旁观看学习。释比并非职业工作者,白天仍要务农,因此常常是待夜深之后,师傅再对弟子另行点拨,将唱经一句一句地教。唱经通常很长,且不少段落是古羌语,后世已难解其意,因此需要死记硬背,一些经文需要几天时间才能记下。
  杨俊清学艺十余年,但严格地说还没有正式成为“释比”。要成为公认的释比,要经过“解卦”仪式,师傅请来周围乡寨的释比,进行类于“毕业答辩”式的考试,准释比必须当众表演基本的技能,然后接受释比们的出题考察,合格者举行仪式后,即可成为释比。
  像杨俊清这样矢志于释比学习的年轻人,在羌区已非常罕见。陈兴龙说,他们调查的48位释比,绝大多数已没有传人。而阮宝娣的调查显示,存世的40多位释比,比较全面掌握各种民间信仰仪式和释比唱经内容的仅有10人左右,9人在70岁以上。其中4人有徒弟,均是其弟或子孙,但均没有学会出师的。
  直台寨的朱兴德,已经74岁了,门下至今没有传人。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在县林业部门,两个务农,都不愿意学释比。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阿尔村祭山仪式上的杨庭宣、余正国、余明海、朱金勇、王雄。 图/焦虎三


  67岁的陈兴亮是目前羌区唯一的女性释比。释比历来是传男不传女,而陈兴亮的破例,也是因为后继无人之故,陈兴亮正在做鞋垫的挑花刺绣,这是羌族独具特色的绣法,她边绣边说,她的父亲陈天才膝下有三男一女,这三兄弟皆对释比毫无兴趣,陈天才的徒弟朱光亮继承了他的衣钵。79岁的陈天才去世前对他唯一的女儿说,学些法术医术救人总是没错的,于是言传了她化水、踩铧头等。陈兴亮婆婆一直很局促,直到唱起羌歌,身边围坐的乡亲们跟着附和时,才自然起来,歌声回荡在帐篷群中。
  以羌锋村为例,50年代有四个释比,60年代三个,70年代还有两个,现在只有一个,即七十余岁的王治升。
  年轻人不愿学释比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更多地接触了外面的世界,比上一辈更不相信这些传统的“法术”,虽然他们仍然服从寨子的规矩,节庆或是婚丧,释比仍然是不可少的角色,但对他们的医术或是法术,年轻人则不那么虔诚了。
  陈兴龙说,老一辈如果生病,还时常求助于释比。而年轻人,首先是去医院。传统的医术中,或许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而越来越多的新一代羌人,对这些传统,更多抱有实用的心态。阮宝娣则担心,这种实用的心态,使得一些具有现实目的的仪式和法术有时还能举行,但这反而忽略了释比文化于羌人更为深层的价值。
  汶川县文化馆馆长汪友伦,则从另一个方面对释比的衰落表示担心,羌人相信万物有灵,万物都是神。在羌区,如果是修庙用的木头砖石,从来不会有人拿。人的本质是怕神,不怕人。信仰的力量使人遵守规则。
  释比后继乏人,使得羌文化的传承问题非常紧迫。外界开始试图以现代的技术手段对释比文化进行记录和整理。从2002年开始,国家民委启动了《释比经典》的收集整理项目,由陈兴龙和30多名合作者承担。他们寻找到每一位在世的释比,用国际音标对其唱经进行记录。
  陈兴龙说,释比经典的收集整理之难,一是在于其千百年来均是师徒口耳相传,相传日久,隔一个村寨的叙说都可能不一样。二是在于多数释比经过文革之创,心有余悸,依旧担心此类东西被视为封建迷信,或是担心唱经和咒语外传,会影响其法力。因此常常念到关键处,声音就突然小下去,让听者难以辩清。
  这些经文,一代代死记硬背下来,其中许多唱段是古羌语,有些连释比本人也不解其意,只是照记忆念出。记录者必须上下古今比照,才能一点点释其本义。 最后的释比  - 《国家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这样一点点都记录翻译,到地震前,已有200多万字的资料被整理出来。然而其间已有多名释比去世,包括余明海和龙国志,他们头脑中的东西,还未来得及讲完。
  7月8日,农历六月初六,在萝卜寨的废墟上忙碌的释比余世荣,突然想起,今天是羌民中最重大的日子之一祭山会。要换作往日,释比们早就提前数天做好准备,到这天率领全寨人拜祭山神。余世荣说,今天的祭山会是搞不成了,晚上他和朱光亮释比一起,找个地方烧点钱纸,算了向山神了个愿。 H
  

羌族洗菜的老人。 图/焦虎三


释比资讯

 
  ◎猴头帽
  传说释比的祖师阿爸木纳来到人间,熟睡时携带的经文天书被羊吃掉了。金丝猴给他出了个主意,把羊杀了吃肉,以羊皮制鼓,做法时只要敲起羊皮鼓,经文自然就想起来了。
  释比的主要法器有猴头帽、羊皮鼓、铜锣、神杖、法刀、令牌和兽骨卦、羊角卦等。
  
  ◎释比法事
  羌族释比的驱邪活动和仪式,主要是围绕驱除邪气、秽气、治病等内容进行,常见的有打整房子、送茅人、送花盘、打面火、打油火、踩铧头、跳红锅、画水等。
  
  ◎解卦
  释比的弟子学会了释比唱经、法事等内容后,按照释比的定规,必须经过还神愿、酬师礼后,得到了天神的认可,方可能出师成为独立做法事的释比。解卦一般包括谢师宴、谢师、授法器、做谢师礼法等内容。

 

《国家历史》2008年8月

更多内容见《国家历史》博客:http://gjls0799.blog.163.com

《国家历史》淘宝网店:http://shop35822059.taobao.com

  评论这张
 
阅读(27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