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说出你们的秘密  

2010-11-09 13:21:28|  分类: 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一本名叫《最高法院弟兄们》的畅销书,惹得最高法院大法官们非常不爽。书的作者是《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与斯科特·阿姆斯特朗。伍德沃德是“水门事件”揭幕者之一,当时正因把尼克松总统“拉下马”而红得发紫。可是,这本书之所以“卖座”,可不是靠作者名声,因为它首次向世人揭开了最高法院的内幕,描述了大法官们的日常生活。此前,百姓多把大法官看做“天神”般的人物。他们深居简出,只在开庭时短暂露面,其个人爱好、工作习惯都不为人知。

可是,越是讳莫如深,公众对大理石殿堂内的生活就越是好奇。《最高法院弟兄们》开启了最高法院的“神秘之门”,人们当然不愿错过。时任首席大法官伯格被描绘成一个爱慕虚荣的庸人,形象受到很大贬损。受此事影响,大法官们约定,今后不得任意公开法院内部秘密。即便在退休之后,与公务、案件相关的文档也不轻易向社会公开。然而,究竟哪些文档可以公开?保密期到底该是多长时间?大法官们约定得并不清楚,也没有形成成文规则。

其实,封存、销毁在任期间的文档,早已是最高法院延续多年的惯例。比如,必须在本人逝世后,或者所有与自己同期任职的大法官退休后,才能公开文档。当然,为确保万无一失,还是有大法官会延续19世纪的传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胡果·布莱克大法官,此君一生之中,大部分时间在沉默寡言中渡过,后人特别希望从其留下的文档里,了解到他对某人或某事的真实看法。然而,布莱克最终还是赶在去世之前,指示长子烧掉了所有会议记录与私人通信。

首先坏规矩的威廉·布伦南大法官。他一反常态,还未离任就公开了部分私人文件。1980年代,布伦南首先开放了部分文献,学者们据此展开研究,发表了不少研究成果。1990年,布伦南退休后,居然打算公开全部个人文献。

一向重视个人隐私的奥康纳大法官实在看不下去,主动找到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希望他能干预此事。奥康纳认为,公开的文档中,包括自己写给布伦南的书信、便签,那属于她的隐私,而不仅仅是布伦南的私人文档。伦奎斯特也同意奥康纳的想法,两人一起找到抱恙在家的布伦南,希望他能收回成命。为了不得罪伦奎斯特,布伦南最终决定只对特定研究者公布1986年之前的文档。

不过,其他大法官可没布伦南那么软弱。1991年,瑟古德·马歇尔大法官退休后,将自己所有的文献捐给了国会图书馆,附加条件是,只能在他逝世后公布。1993年,马歇尔去世,国会图书馆公开了他的全部文件。伦奎斯特随后致信国会图书馆负责人,抗议开放上述文件,并威胁说,如果国会图书馆不这么做,大法官们以后将不再把个人文档捐给他们了。国会图书馆根本不吃这一套,明确拒绝了伦奎斯特的请求。或许真因为被驳了面子,伦奎斯特去世前,果真没有把个人文献全部捐给他们,而是转交母校斯坦福大学保管。

当然,与哈里·布莱克门引发的争议相比,“布伦南事件”与“马歇尔事件”根本算不上什么。布莱克门大法官是位“文献整理癖”,十分注重个人文档的收集、分类与整理。1997年5月,布莱克门将所有自存文献捐给了国会图书馆。文档多达50多万份,分别装在1576个纸箱里,占用了600多英尺长的收藏架。其中,还有38小时的口述历史录像带及510页的文字记录。(有兴趣的读者,可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网站查阅这些资料,地址是:www.loc.gov/rr/mss/blackmun/)

说出你们的秘密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布莱克门的文档中,既有儿时日记、私人通信、大法官之间互相传阅的备忘录、判决意见草稿,还包括他与前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孩提时代打网球时留下的计分表。奥康纳曾经在法庭上递给布莱克门一个纸条,说他的助听器有杂音,问他是否介意把助听器摘下来,免得干扰庭审。布莱克门居然把这个纸条也熨平、归档,还分了类,编了号。此外,一位助理写给布莱克门的备忘录里甚至说,伦奎斯特“不配当首席大法官”,因为他“居然反对堕胎”。

2004年,布莱克门去世5年后,上述文献正式公诸于世。奥康纳发表演说称,公开这些文档是“非常不幸”的措施。其他大法官也私下认为,布莱克门“背叛”了最高法院。不管在任大法官如何别扭,布莱克门的文档还是成为诸多记者、学者们的参考资料。《纽约时报》记者琳达·格林豪斯根据这些资料,撰写了《大法官是如何炼成的:哈里·布莱克门的最高法院之路》一书,成为目前关于布莱克门的最好的传记之一。

布莱克门大法官的文档,也解开了人们心头的两个疑问。其中之一,是《最高法院弟兄们》揭露的所谓“秘闻”,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答案是:大部分是真的,两位记者根本没有胡编乱造。书中许多细节,都可以与布莱克门留下的工作文档相互映证。另一个疑问是,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中,到底是谁最不希望自己的文档被公布?答案是:奥康纳。在“马歇尔事件”中,也是她怂恿伦奎斯特给国会图书馆写信的。

最令人们意外的,是2009年6月退休的戴维·苏特大法官。2009年夏天,苏特宣布,他将把自己的全部个人文档捐给新罕布什尔历史协会,而封存期限居然是:50年!封存期间,任何研究者与记者都不得接触这些文档。

其实,如果大法官们的文档都是私人材料,公不公开完全可由他们自己决定。可是,最高法院内部的“文牍主义”实在过于严重,大法官们之间的讨论、交流,大都以备忘录、信函、便签进行。这些书面文档,既与判决的形成息息相关,也载明了其他大法官对某起案件私下的态度。如果自己的内部意见被退休同事迅速公布,尚在位的大法官肯定不太乐意。但是,如果像苏特那样,把文档一封存就是半个世纪,也确实不利于学者们的研究。有人曾建议,干脆由联邦司法会议出台一个规则,规定包括大法官在内的联邦法院,退休15年后即可公布个人文档。问题是,文档都在大法官手中,人家如果还是不愿公开怎么办?如果强制公开,把苏特这样的人逼急了,没准儿会向布莱克大法官学习,一把火把所有文档全烧了。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规定一个弹性原则。比如,纯私人文档可以随时公布,但涉及其他大法官隐私,或者具体案件的,还是待同时期的大法官全部退休再公开比较好。或者说,在公开相关文档前,得征求当事人的意见。毕竟,说出自己的秘密,也得考虑别人的权利。

■本刊来自《看历史》2010年11月刊

《看历史》邮发代号:【62-313】

《看历史》官方网站:www.xfgjls.com

《看历史》订刊电话:028-86621481

《看历史》北京编辑部电话:010-62416553

  评论这张
 
阅读(1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