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2010-06-18 13:30:17|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看历史》特约撰稿┃李学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千余名德国、奥地利战俘,在中国的俘虏收容所里,在那曾经的皇家园林、行宫之中,在东北的茫茫雪原之上,踢足球、打网球、荡秋千、玩保龄。这是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真实历史。

光线昏暗的图书馆书库一角,从小窗口射进来的一缕阳光,把我的目光吸引到书架下部两册红皮书上。从架子上把书抽出来的动作,惹得积尘在阳光下四散飞扬。《中华民国八年俘虏起居写真》,俘虏情报局编印。这是一本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被中国收容于战俘营中的千余名德国、奥匈帝国军人的影集。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国最初是宣布“局外中立”的,为什么却于1914年10月设立了南京俘虏收容所呢?原来,在山东与日军作战的S90鱼雷艇德军自动弃船登陆,要求中国予以收容,以免被日军生擒。与此同时,在欧洲与俄罗斯作战中被俘的德奥战俘,被俄国送往人烟稀少的西伯利亚及远东滨海地区的战俘营。由于难以忍受俄方的待遇,德奥俘虏经常设法脱逃。与俄罗斯接壤的中国吉林、黑龙江省成为德奥俘虏的流浪之地。

作为中立国,中国对这些德奥战俘给予了充分的人道主义待遇,特在南京、吉林、黑龙江等地设置俘虏收容所,作为他们的存身之所。特别是那些从西伯利亚逃来的俘虏们,入所之初都患有严重的冻疮。据逃俘德国中尉Mayer回忆,被俄军俘虏后在西伯利亚被关押两年,“衣衫污秽,百人一室,其苦楚情形不堪重述”。他于1917年春“设法逸出该地,踉跄道上,备受艰辛……约七星期之久,乃至中国之吉林。”入吉林收容所后,“该所既备有美满之食物,且给有完全之衣履,面貌顿然改观,不复如前此之褴褛不堪矣。较之在俄国时,实不啻天壤之别也”。

虽然中国也于1917年对德奥绝交、宣战,并将驻华使馆卫队等所有德奥在华军人作为战俘收容关押,但中国政府还是决定“本宽大矜怜之意”,对德奥战俘“妥为待遇,以示博爱”,展现了中国人的善良德性。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朗润园现在是北京大学校园的一部分,原本是清朝王爷的花园,北洋政府把它租来改作战俘营,用来收容德国驻华使馆卫队。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收容奥匈帝国驻华使馆卫队的西苑俘虏收容所,设于昔日的皇家寺庙万寿寺之内。战俘中的士兵被分别安排住在三个大殿和四周的功房里,军官们住在过去慈禧住过的宫殿内。军械士官亚历山大·弗兰克后来写道:我相信,人人今后都会乐意回顾这段美好的时光,人人对这段经历终身难忘,永远记忆犹新。奥匈驻华公使罗斯托恩后来也承认:“我从没遇到一个(在华的)奥地利人叫苦,他们受到了良好的待遇。”

对德宣战以后,中国政府还宣布:所有战俘入收容所后寄发信件,一律准予免费,并加盖特别印记。按照海牙陆战规约和中国颁布的待遇德奥俘虏办法,比照我国当时执行的陆海军饷章,陆军部于1917年11月拟订了德奥俘虏军官及士兵薪俸及月费标准,规定,准尉以上军官照我国陆海军饷章发给薪俸,其中最高的海军上校月薪高达420大洋。士兵除供给伙食外,正副目(士官)每名月给零用四元,士兵每名月给二元。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除发给薪俸、月费之外,中国还给押德奥战俘发放服装及所需日常用品。特别是许多东北逃俘自俄罗斯逃入中国之时衣衫褴褛,贫病交加。1919年冬,吉林俘虏收容所收容所为每名战俘在省城洋服店定做了每套价值约大洋30元的冬装。

每一个收容所内设立医务室,负责俘虏的保健医疗。此外,陆军部还专门指定位于北京东城东四牌楼六条胡同里陆军军医学校医院专门作为德奥战俘的专门医院和养病之处。

战俘们有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在有人监督的情条件下共同出所外散步,而且每人每周至少二次,每次3-4小时。各个收容所在文化体育方面,也给德奥战俘提供了最好的条件。几乎每个收容所都有战俘组织的乐队、球队(或足球或网球)。

我们看见,在由昔日皇家园林、行宫,以及议员宿舍、军队营房改建的俘虏收容所内,德奥战俘们,吃着山珍海味,喝酒弹琴,踢足球、打网球、荡秋千、玩保龄,悠然惬意地享受着贵族般的生活。

战俘营中的美好时光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大战结束后,虽然中国并没有获得所期待的平等待遇,但负责任地履行了自己的国际义务,将收容的德奥战俘一律遣返回国。1920年2月,中国将北京、黑龙江、吉林、南京等地的德奥俘虏陆续集中上海,由中立国荷兰的驻华武官率领,搭乘日本哈德逊丸号归返故乡。(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审) ■本文来自《看历史》2010年6月刊

 

                                    国家历史大讲堂

主  题:揭秘松山抗日惨胜——余戈眼中的微观历史

主讲人:余戈

时  间:2010年6月19日(周六)下午 14:00-16:00

主  办:《看历史》杂志社

协  办:风入松书店

 

讲座主题:

1944年松山战役中国投入两万多兵力,攻打三个月,全歼日军一千余人——不到二战日军战死总人数的千分之一,而己方战死却达七千多人,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惨胜。价值何在?余戈通过四年时间实地考察、走访战争亲历者,查阅大量史料,请友人帮助翻译了来自日本、美国方面的官私战史和“战记,通过“微观历史”的方式告诉我们,这场战役是二战日军在亚洲战场上的第一场“玉碎战”——被全部歼灭的战役,也是中国军队第一场成功的攻坚战;说它的成败,关系到整个中国战区的成败得失都不过分。

余戈在作田野调查的过程中,采访到了10多位老兵。无一例外,这些老兵年事已高,已经很难听到一个连贯的故事。与抗战的老兵们正在不断逝去一样,新中国成立以后几次战争亲历者的名单也在悄悄地缩短。在余戈看来,宏大历史的研究方式太粗线条了。事实上,每一个士兵都值得重视——他们才是战争最直接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微观战史的研究有助于后来人珍惜历史资源,从中见微知著,汲取更丰富的精神营养。中国的历史书传统总是宏大叙事,最后留下的肯定是大人物的名字,大事件的结果,而那些鲜活的细节、卑微的普通人,改变历史的一个瞬间,肯定是最先被删除的内容。在这期国家历史大讲堂中,余戈将向广大历史爱好者分享他在“微观历史”写作中的体会和感悟,为我们带来松山抗日战役中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讲师简介:

余戈,《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副主编,发表散文随笔、文化评论、报告文学类作品百余篇。2000年起,业余时间收藏抗战文物、研究抗战史。余戈的著作《1944:松山战役笔记》抛弃传统史学的宏大叙事,以“微观战史”的方式,展现了松山战役中日双方真实攻防一百天的全过程。钱文忠称此书“非仅还历史公正而已,实乃民族历史认识心理健全之标志,可愧杀某些历史学家也”。

 

讲堂简介:

国家历史大讲堂是由《看历史》杂志举办的公益性开放讲座,旨在推动公众对历史有进一步的了解和认知。讲座每月邀请国内历史文化学者主讲。《看历史》杂志前身为隶属成都传媒集团的《先锋国家历史》杂志,创刊于2007年9月9日,于2010年4月6日正式改刊名为《看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新闻方式发现历史’的新锐历史杂志。

 

报名电话:010-68425660  

活动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南路46号 北京大学南门资源西楼
乘车线路:地铁4号线中关村站;公交26、47、302、332、333、718、740、751、808、944支、963、982、983支、运通205中关村西下车;运通105、运通106、特4、特6  中关村南下车。

  评论这张
 
阅读(3539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