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密林深处 弦歌未绝  

2010-06-24 13:0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林深处 弦歌未绝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看历史》主笔┃杨东晓

 

在泰北,有很多带有“华”字的学校,除了兴华,还有华兴、新华、建华、复华等,每一个“华”字背后都是一部在异国他乡为文化血脉存亡续绝的艰难史。

1962年,泰北孤军首领段希文在美斯乐划了一片地,在深山里建起了“兴华学校”。

这所学校是段希文自己掏腰包办起来的。这之前,军中的孩子们从落地开始就随大人在炮火中东奔西走,无一日安宁。孤军在1961年退到泰北,在美斯乐找到了落脚点。人们找了块荒地,用竹篱笆圈了个院,拿茅草竹子搭一间草屋,就是校舍;再从军中抽几个识字的教官,放下枪械拿起教鞭,就是老师;十多个来自军中和周围贫困家庭的孩子,从几岁到十几岁不等,都挤进一间屋里,从一个个的汉字开始,触摸中华文明。

半个世纪以来,兴华学校从小学发展成了今日的“美斯乐兴华中学”。在泰北,有很多带有“华”字的学校,除了兴华,还有华兴、新华、建华、复华等,每一个“华”字背后都是一部在异国他乡为文化血脉存亡续绝的艰难史。(《看历史》2010年6月刊)

 

■ 森林里的学校

自从1961年孤军第二次撤台以后,孤军作为一个整体,似乎为世界所遗忘。直到80年代初,柏杨和香港的曾醒明先后来美斯乐探访,这所原始森林中的学校才被公诸于世,引起世人关注。

1982年,曾醒明还是香港无线公关部的普通职员。因为早年看过柏杨的《异域》,年轻的曾醒明一直想实地看看这个神秘的地方。他听说一位叫林季平的教授到过泰北,就联系上林教授。1982年11月,曾醒明和香港莒光文化服务中心四位义工带上十几大袋文具和粮食,自费踏上了寻访美斯乐之路。

他们到清迈拿着林教授的信和柏杨的书找到陈茂修将军时,老人很吃惊。泰北之于1980年代的香港来说,是个陌生而遥不可及的所在,他们是港台地区最早进入美斯乐的志愿者。第二天,曾醒明等5位义工带着陈将军开出的通行证进入了原始森林。

他们是顺着密林中传出的一阵朗读声寻找到兴华学校的。密林中的这一幕惊呆了他们:在林地中央,搭着一座简陋的草棚,里面一面黑板上写着汉字,地上坐着一群衣不蔽体的孩子,正跟着老师学习这种传承千年的文字。

这里没有电,水是用竹筒从山上引下的泉水,吃的是野菜粗盐和辣椒。被震惊的曾醒明倾己所有,把能留下的钱和带来的书本全部留给了孩子们。回到香港后,曾醒明和义工们又为美斯乐空邮了300本汉字字典。直到今天,字典也是泰北最需要的物资。

93师后人在泰北的窘境在曾醒明们回港后被披露出来,全港震动;在台湾,20世纪80年代初,柏杨的《金三角·边区·荒城》再次把孤军窘况推到世人面前。于是,一项名为“送炭到泰北”的慈善活动在港台地区风起云涌,持续至今。台湾当局通过民间组织“救总”(“中华救助总会”),向美斯乐提供了近20年的物资及办学资助,直到陈水扁上台推行“去中国化”才一度停顿。

了解到美斯乐的教育情况后,台湾方面“侨委会”为美斯乐的孩子打开一扇求学之门:兴华中学每年可保送40名成绩优异的学生到台湾升大学。

然而好景不长,泰国政府于1985年开始在这个多民族国家推行“泰化政策”,在泰国各地实行国民义务教育。华文学校被勒令关闭,一禁就是八年。(《看历史》2010年6月刊)

 

■ 八年转战

密林深处 弦歌未绝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关闭华文学校,对已有一千多名学生的兴华中学(当时已由小学发展成中学)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校园被泰国政府没收,改为国民学校(即泰文学校),继续说中文教汉字者,当罪犯法办。

此时兴华中学名气已盛,学生不仅有孤军后人,还有曼谷、清迈、清莱甚至从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远道而来的华人后代。学校关闭之后,学生们只好回家,只剩下十多个美斯乐的孩子和十几位华文老师。

汉语教学变成“地下活动”。早上五点到七点,孩子们就爬起来到临时性的棚子里学汉语,白天进泰文学校上学。晚上七点以后再偷偷地跑去上汉语课。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的教室都需临时指定,不停变换地点。

尽管这样,还是常被上山突击检查的政府军队抓到,兴华学校杨春达校长被抓进去好几次。由于兴华学校意志坚强“屡教不改”,后来军队即便经常发现师生在课余集中起来教汉语,但只要把书藏起来,军人们也就走走过场不再故意为难华人。

这种风声鹤唳四处转战学中文的日子,一直到了1993年才有所改变。

然而,兴华中学早在八年前被收归为泰文学校,这所华文学校已经“名存实亡”。师生们只能租用已归国民学校所有的原校校园,开办华文夜校,在晚上上课。“白天上泰文,晚上上华文”,这句我一到泰北就听过无数遍的话,原来就典出此处。泰北的孩子,课业负担极重,一天12节课。老师告诉我们,学生下午四点放学回家,如果父母来不及做饭,就饿着肚子再到华文学校上课,年幼的孩子又饿又累,有时就在课堂上睡着了。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放弃学汉语。

今天,汉语和中华文化在泰国受到重视,得益于一位汉学学养渊深的泰国女性——诗琳通公主。泰北华人亲切地称她“二公主”。

密林深处 弦歌未绝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诗琳通公主1980年起,先后师从9位中国大使馆选派的中文教师,学习中国文化,50岁那年还到北京大学研习过。由于她对汉语拼音、普通话和中文简体字的使用和提倡,泰国不断掀起“中国文化热”。她还译出100多首唐诗宋词,出版过两本唐宋诗词的译本集。

由于二公主对汉语的推动,泰国政府开始将华文列为国民中学必修科,并逐步把华校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一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华文学校在泰国的法律地位就是获准兼教外文(华文)的民办学校,泰国政府资助近一半的办学经费,教育部门承认文凭,华文成绩计入国民学校高中外语成绩、升学时作为外语成绩依据。对于华人聚居区来说,这项教育政策非常重要。(《看历史》2010年6月刊)

 

■ 星空下的学校 

晚上五点多钟,天色渐渐转暗,大山沉默了下来。坐落在一块山地上的华兴小学,除了三间教室里传出的灯光和读书声,打破了傍晚的静寂。

这是我们在泰北寻访到的唯一不收学费的华文学校。校长李云良五十多岁,黝黑皮肤,中等个头,高眉骨,他也是这个村的村长。李村长一家是1950年代从缅甸来到美斯乐的,现在李家已经有了第五代,第三代开始有人到台湾升学、工作。

李校长没上过学,他希望下一代能有文化,就在村里拿出一块地建了这个华文小学,免费为全村大大小小的孩子提供教育。这些年,学校全部开支由前议员李泰增负担。

我借着暗下去的天光辨认着教室外墙上的校训:“悲 智 行 愿”。还有一堵墙上写着两个大字:“和谐”。

课间,走出来一位年轻女教师,她叫李凤珍。李老师白天在“泰北义民文史馆”做翻译讲解工作,晚上才到华兴小学授课。李老师祖籍云南,普通话有些云南味。她的学生,从6到18岁各年龄段都有,不以年龄编班,以程度来分年级。考试合格的毕业生相当于华文小学毕业程度。

李老师说,这几年中泰两国的商贸交流激增,来泰国投资的中资机构在泰国迅速扩展,中国老板和泰国老板都更喜欢招有汉语特长的人才。目前在曼谷和清迈等大城市,会中文的人比会英文的人更容易找到好工作。

征得老师同意,我趁课间走进了教室。白板上写着蓝色的汉字,一道填空题是“(日)十(月)=明  (明天)”,这是小学一年级在学识字组词。墙上贴着目前台湾正在使用的注音音标。学生们的课本是台湾提供的,使用繁体字和注音。

我问李老师学校是不是也教简体字,李老师告诉我,台湾“侨委会”资助的教材都是繁体字版,但是他们现在更想要简体字课本。泰北和中国云南省交往频繁,也非常需要有汉语拼音的图书,汉语拼音采用罗马字母更容易教和学。李老师的同事傅琪春老师来自缅甸东枝,她1982年到1990年在缅甸上小学时,用的是台湾课本,1990年上中学以后用的就是云南课本,所以对简体字和汉语拼音非常熟悉。缅甸的学校一般是自行选择课本,考虑到现在国际上都通用简体汉字和汉语拼音,所以缅甸不少学校选用云南教材。

李老师和傅老师一再告诉我,在泰北得到一本简体字、有汉语拼音的大陆教材或看图识字书很不容易。一旦得到,大家都抢着复印,复印件继续被人拿去复印。(《看历史》2010年6月刊)

 

■ 让教育超越意识形态

密林深处 弦歌未绝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台湾从1980年代起就对泰北进行着长期的支援,除了“救总”在农业和经济上支援,一些教育机构常年组织老师组成志工团体,利用暑假对泰北教师分批辅导。一份叫做《泰北文教组》的资料显示,辅导的内容不仅包括汉语,还有电脑、数学、正音(校正汉语的发音)、绘本、书法、POP海报、国文深究、音乐(识简谱并掌握一种乐器)等。

在泰北的华文学校,学生们朗读台湾送来的课本,朗读学校自选的科目有:《弟子规》、《三字经》、《千字诗》、《百家姓》、《唐诗三百首》、《释迦牟尼佛传》,纳入背诵比赛的是《弟子规》和《三字经》。

泰北华裔对台湾的感情,不仅来自于老一辈孤军的历史情缘,同时还有台湾在现实生活中对他们长达20多年的手足提携。对中国大陆的教育援助,泰北教育界领导层一直抱着婉拒和观望的态度,但是民间却非常欢迎。

随着台湾民进党的上台,陈水扁推行“去中国化”,怎么可能再向泰北的华人提供教育援助呢?泰北的华文教育受到严重波及。祖国大陆和西南各省政府曾经多次努力从经济、教育多方面协助泰北,可是一些学校慑于两党意识形态的分歧,谢绝了各种形式的帮助。

当然也有老师认为可以“不谈政治,只谈文字,谈生活。”兴华中学校董马明星认为,大家都是炎黄子孙,都是一家人,“这些历史伤痛,就不要带到孩子身上了。”

这个特殊的人群60年来一直处在历史的伤口,为中华文化之脉在异国土地上的存亡续绝而挣扎。在这块创伤缓慢的愈合过程中,需要一个足够的自我修复时间,需要来自同缘的输血,需要信任和宽怀。最需要的,是对选择和自由的尊重。正如柏杨在《重返异域》一书序中所说:“从生死边缘走过,重建安康,是一个不容易的奋斗过程,需要多少人的援手?内心的文化建设,在荒芜残破的绝地,累积成同中有异的新认同,其中有文化传承的递嬗,又是更高一个层次的建设,这需要热心人士的奔走号呼,和不同政府的理解和支持。”

在遥远的泰北,华人仍然在努力地,想要翻越由政治和地理造成的心理和文化断层。他们与多民族的泰国融合时,一刻也没丢下世代相传的中华文明。美斯乐的“家长”、94岁雷雨田将军,在提到泰北华人自我认同时,一次次地对我重复:“我们是中国女儿、泰国媳妇,我们在泰国做得好,娘家脸上才好看”。

目前,泰北100所华文学校共有两万余名学生,教师不到1000名。一些规模小的华文学校只有一两间教室,一两位老师。香港无线外事部副总监曾醒明告诉我:“对山区老师进行培训,台湾比香港做得好,香港很少有人能这么吃苦和坚定,我倒是建议大陆的退休老师,50多岁,年龄还不算太大,可以到泰北传播中华文化”。

 ■本文来自《看历史》2010年6月刊

  评论这张
 
阅读(9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