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日志

 
 
关于我

《国家历史》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闻杂志。2007年9月9日创刊,成都传媒集团出品。全国各大城市报亭、书店有售。经新闻总署批准2010年4月更名《看历史》,黑色的眼睛,发现彩色的历史。

网易考拉推荐

乔布斯:艺术与科学异曲同工  

2011-11-29 11:46:44|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 编译 何鉴菲    史蒂夫  乔布斯    《史密森学会会刊》

乔布斯:艺术与科学异曲同工 - 《看历史》 - 《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杂志

 看起来您幸运地拥有父亲这个导师。我正准备问您关于学校的问题。您所经历的正规教育是好是坏?

 

我非常幸运。我父亲保罗是一个伟大的人。他高中辍学,加入了二战中的海岸卫队,在巴顿将军的率领下巡游世界。我父亲是一名机械师,手上功夫相当灵巧。他的车库里有一个工作机床,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他将工作机床的一部分拆卸下来,对我说,“史蒂夫,现在这是属于你的了。”然后他把他的一些小工具给我,并教我如何试用锤子和锯子来制造各种玩意。我因此受益良多。他经常跟我一起玩,教会我如何制作器物,如何拆卸并重新组建器物。

他教我的事情之一便是电子学。他对电子学并不精通,但是他经常在汽车和他经手修理的其它东西中遇到过电子学。我对他向我展示的电子学的基础知识十分感兴趣。我在硅谷长大。我父母在我五岁那年从旧金山搬到山景市。我父亲被调派到硅谷的中心,那里遍地都是科学家。当时的硅谷,大部分地方还是杏园和梅园——那真如伊甸园一般美好。我至今还记得那水晶般剔透的空气,简直能从硅谷的这一头望见硅谷的另一端。那真的是全世界最美好的成长乐园。

我在硅谷认识了各种有趣的工程师,懂得了许多电子学原理。我理解了一件电子产品内部由什么组成,它们相互之间如何运作,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人能造出我们周围的东西。这些东西在我眼里不再神秘。当我看着一台电视机,我脑子里想的是,“这玩意不是我造出来的,但是我可以造。”由于我把握了原理,周遭事物在我眼中越来越简单明了,它们皆为人造物品,而并非在特定环境中偶然发生的奇妙现象。这给了我极大的自信。我自信通过探索和学习,人可以掌握环境中极其复杂的事物。我的童年在这个方面是无比幸运的。

 

我们这次访谈的主题之一是激情与力量。您小时候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什么东西能引发您的激情?

 

起初学校于我而言就是噩梦一场。我母亲在我上学之前便教会我阅读,所以我在学校里基本只想做两件事:一是读书,因为我喜欢阅读;二是跑出教室像五岁小孩儿那样去抓蝴蝶。在学校里我遇到了前所未见的权威,我讨厌他们,他们差点儿就扼杀了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三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好伙伴Rick Farentino,我们在一起唯一的乐子就是恶作剧。我们联手把所有人都作弄了个遍,并屡屡被赶出学校。然而在四年级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众多贵人之一。

那时,校方准备将我和Rick Farentino送进四年级的同一个班,然而校长在最后一刻认为我俩必须被分开,于是,一位教四年级优等班的希尔小姐把我领去了。她先观察了我两个星期,然后着手对付我。她对我说:“史蒂夫,我要跟你做一笔买卖。我这儿有一本数学题,你拿回家自己独立完成,再交给我,如果你作对了80%,我就给你五美元和一根大棒棒糖。”说着,她举起手里几根巨大的棒棒糖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我以一种“小姐你是不是疯了”的眼神看着她。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我当然答应了。

她基本上是用钱和糖来收买我去学习。后来我由衷地感谢希尔小姐,因为她重燃了我的求知欲。她给我带来成套组装相机的工具,我便用我自己的镜片制造了一个照相机!那是非常棒的经历。我那一年当中学习了很多专业学术知识。当我的四年级结束时,校方决定直接送我上中学,谢天谢地我父母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不行。他最多只能跳一级。”跳一级已经出现了非常多乱子了。

 

有人说电脑的出现能够弥补这些教育问题。您对此是否持乐观的态度?

 

我完全不那么认为。您也知道,我一直比任何人都关注学校中的电脑普及,但我决不认为电脑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人本身。一个能激发并且满足你的好奇心的人;机器无法与人相比。探索发现的因子无处不在,电脑不是必需的。你不需要用一台电脑来让孩子感觉苹果下落时的重力现象。你需要一个人。电脑的互动性很好,但是没有启发性。而孩子们需要的是启发和引导,而不是助手。当下的公立学校就像一个垄断机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在乎其教育是否优秀。

 

 

回顾您在苹果公司的日子,那些成就是您最引以为傲的?有没有几个您认为值得分享的苹果故事呢?

 

苹果于我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我们在那里做着很厉害的事情。在苹果公司里,联系我们的纽带就是一起做能够改变世界的事情的能力。这个纽带至关重要。当时我们都很年轻,公司成员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五到三十岁。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家室,我们近乎狂热地工作着,这些精英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感觉到他们在进行如二十世纪物理学般美妙的集体艺术创作。我们创造的东西影响深入持久,值得其他人投身于此并将其发展壮大,进而得以让更多的人体验,其扩张性非常强大。例如,当时研发早期Mac电脑系统的核心团队还不到一百人,但是我们销售出一千万台机器,随后当然有人仿制这种系统,于是拥有者超过了一亿。这是一种很客观的扩张,你这一辈子有机会将你的人生价值发挥到具有一比一百的影响力已经很骄人了,更何况是一比一百万。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在苹果公司我最自豪的事情是科技与人文并举。我一直认为其实在一个艺术家和一个科学家或者最高境界的工程师之间无甚差别。至少在我的思维中这两者从来都是一个概念,他们从来都是异曲同工地追求真理并造福人类的。

 

然而艺术家则以一种优雅的姿态出现?正如象棋或者数学?

 

不,我认为艺术家对于周遭事物往往充满洞见。他们将一众事物以一种别人此前不曾察觉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并做出前所未见的表达,让那些缺乏洞见的人能通过这种表达而有所感触或者有所作为。我觉得苹果公司的家伙们都有如艺术家一般的能力。如果您进一步了解苹果团队,您将发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苹果精英几乎所有人都是音乐家,有些是业余的诗人。他们之所以投身苹果是因为这项事业实在太迷人,它是新鲜而充满活力的事业,而且对于他们的创造力来说,它是一种新兴的表达媒介。这些人投入其中的感情和激情与一名诗人或画家完全没有两样。

 

是的,那确实是激情的最佳诠释。

 

电脑业界现在正处于重要关头,而现在做电脑行业的人们显然偏离了这种激情。激情逐渐被商业吸干。有些极其敏锐的年轻人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并且在质疑他们是否要投身其中。现在是一个黑暗的时期,或者说即将迈入黑暗。希望情况会改变。

 

对于那些以您为榜样的年轻人,您有什么想说的?您认为还有许多创新的空间,那么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成功的要素何在?他们的前车之鉴是什么?

 

我被频繁地问及这个问题。许多人对我说:“我想成就一番事业。”我说:“好极了,你有什么想法?”。他们的答案往往非常一致:“我还没有想好呢。”然后我就会对他们说:“我认为您应该先去寻找一份工作,类似服务生这样的工作,直到你意识到真正能引发你激情的东西是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大工程,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我相信,区别成功的创业者和失败的创业者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纯粹的毅力。那是非常艰辛的过程。你将在这件事情上燃烧大量的生命。这个过程中会出现无数令人绝望的时刻,很多人就半途而废了。我丝毫不责怪那些放弃的人,因为那真的很难,这种煎熬在吞噬你的生命。尤其是如果你在创业初期成家立室,我简直不能想象你要如何挺过来。当然有人做到了,但是非常难。那基本上需要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且保持一周七天不间断地工作。除非你拥有足够强大的激情,否则你一定无法坚持。所以,你必须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找到一个你有兴趣解决的问题或有激情纠正的错误,否则你不可能拥有坚持下去的力量。我觉得毅力是成功的一半。

 

您需要激情去打造一个像苹果或者IBM那样的公司。一旦您的激情成就了您的公司,如比尔·盖茨在微软的位置,抑或您在苹果公司的位置,这些胜者改变了世界,所以他们拥有了相应的经济权力和社会权力,那么,此时,应该有什么样的责任感呢?

 

这个问题是多层次的。显然,经营一个公司的人应当具备良好的责任感,然而,作为个人而言,我不认为存在责任感的问题。因为你的工作便表达了你的一切。我不认为一个人仅仅只是在做了受欢迎或不受欢迎的事情后便具有任何特殊的责任。人们是可以凭个人的意愿来选择所要从事的事情的,但在我的观念里,我们都会很快就面对死亡的。有人曾告诉我,“对待每一天都像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那样吧,那么某天你会发现你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我是这样生活的。

你从不知道生命将会在何时完结,尽管那天总会很快地到来。你就算要考虑传世的问题,那也只会涉及你的孩子,一些朋友和你所从事的工作而已。所以他们才是我所需要担忧的。我从不勉强自己去思考责任感的问题,事实上,在某些场合下我会假装我没有任何责任。我在想,上一次连续两天我没有任何事非处理不可或没有任何责任去承担时是什么时候呢?那是几十年前了。因此,当我想要无事一身轻地去生活时,我都会假装我没有责任。但以上也不是我所有的逻辑。我觉得一个人有责任去做非常美好的事务,并将其推广给人们使用,然后让他们在此平台上持续发展,将它做得更好。(来源:《史密森学会会刊》1995820日)

本文来自《看历史》201111月刊:苹果禅_一种洞见,一种践行

《看历史》订刊电话:028-86621481 北京办电话:010-62416553

《看历史》官方网址:http://www.xfgjls.com/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